宁暖厉庭琛小说叫什么-替嫁娇妻有点甜全文阅读

春见将《替嫁娇妻有点甜》中的宁暖厉庭琛等人的形象塑造的非常成功,整个文章创作手法新颖,文字读起来比较优美,《替嫁娇妻有点甜》讲的是:
到达厉家后,管家把宁暖带到婚房。“宁小姐,少爷现在正在忙,您先在这休息一会。”管家离开后,宁暖揭开面纱打量四周,整个房间都布置成喜庆的大红色,连梳妆镜和窗户上都贴了喜字。和苏璟谈恋爱的时候,宁暖也曾想过,以后他们的婚礼要怎么办,婚房要怎么布置,谁能想到苏璟竟然会劈腿宁雪柔。想到自己因此失去的第一次,宁暖咬了咬下唇,眼里隐隐泛起泪花,后悔当时没有报警把那个男人抓起来!突然,门

宁暖厉庭琛小说叫什么-替嫁娇妻有点甜全文阅读

给大家推荐一部名字叫做《替嫁娇妻有点甜》的小说作品,其中小说主角为宁暖厉庭琛。精彩章节试读:

到达厉家后,管家把宁暖带到婚房。

“宁小姐,少爷现在正在忙,您先在这休息一会。”

管家离开后,宁暖揭开面纱打量四周,整个房间都布置成喜庆的大红色,连梳妆镜和窗户上都贴了喜字。

和苏璟谈恋爱的时候,宁暖也曾想过,以后他们的婚礼要怎么办,婚房要怎么布置,谁能想到苏璟竟然会劈腿宁雪柔。

想到自己因此失去的第一次,宁暖咬了咬下唇,眼里隐隐泛起泪花,后悔当时没有报警把那个男人抓起来!

突然,门“咔嚓”一声被打开了。

宁暖下意识转头望去,看清门口那道身影后,她瞳孔猛地一缩,一股凉气从脚底冒出,死死捂住嘴才没尖叫出来。

那是怎样一张脸!

除了眼睛和嘴唇,其他部位都布满了触目惊心的疤痕,纵横交错,此刻他半张脸隐没的黑暗中,显得更加骇人。

宁暖咬了咬下唇,死死捏着裙摆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你......你是厉庭琛吗?”

厉庭琛转动轮椅的手顿了一下,眼里闪过一丝意外。

这个女人看到这张脸,竟然没有尖叫逃窜,他第一次戴这个面具的时候,连管家都吓了一跳。

他推着轮椅缓缓靠近宁暖,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,房间里只有轮子的滚动声。

很快,轮椅就在宁暖面前停下,男人喑哑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抬起头来!”

宁暖忍着害怕缓缓抬头,撞进一双幽深冷漠的双眸中,整个人都轻颤了一下。

“我......”

话还没说完,手腕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给捏住了,随即对方猛地一扯,宁暖还没反应过来,就跨坐在了对方腿上。

男人的体温顺着布料传来,宁暖愣了一下,瞬间就红了脸,伸手推拒着他,“你......你放开我......”

“呵!”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“你为了钱嫁进来,连这个程度都做不到吗!?还是说......你这是在欲拒还迎?”

只听“唰”的一声,宁暖感觉到背后婚纱的拉链被拉到底,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了她的背。

随着男人的手作乱,宁暖瞬间想起三天前那个没看清脸的男人,脸刷的一下苍白如纸,剧烈挣扎起来。

“放开我!你放开我!变态!”

她拼命摆动身体想逃离男人的桎梏,殊不知在她的挣扎下,婚纱渐渐从她身上脱离,露出大片风光。

奶白的肌肤在晕黄的灯光下隐隐泛着光,仿佛丝绸一般柔滑。

男人气息重了几分,突然,他目光一顿,呼吸猛地一窒,大掌直接掐住她的脖子。

“你竟敢拖着残花败柳的身体嫁进来,你当厉家是什么地方,当我厉庭琛是什么!?”

“不......不要......我没有......”因为缺氧,宁暖脸色泛起了青白,她想掰开男人掐着她脖子的手,却感觉越来越无力。

就在宁暖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时,厉庭琛突然松开她,一把将她甩在地上,空气猛地窜进肺里,宁暖趴在地上不断咳嗽。

刚喘过气,厉庭琛就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强迫她抬头,残忍地开口:“杀你脏了我的手,从明天开始,你就在厉家当佣人,直到我腻了为止。”

说完,他松开宁暖,用手帕擦了擦手,扔在她面前厌恶地开口:“要是你敢跑,我就让宁家在榕城消失!”

轮椅声消失在走廊之后,宁暖才敢哭出来,她伸手将眼泪擦掉,只要外婆能得到治疗就行,比起外婆的命,这点委屈不算什么。

第二天一早,宁暖被“砰”的推门声吵醒,这才发现自己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地上睡着了,此刻浑身都冰凉冰凉的,头也有些昏沉。

她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,还没彻底清醒过来,一件女佣制服被扔到她面前,同时一道尖酸刻薄的女声响起。

“赶紧起来下楼给少爷做饭,还真当自己是少奶奶了!?”

宁暖怔了两秒,才想起来昨晚厉庭琛说她以后就是厉宅的女佣的事,她咬了咬下唇,将女佣制服紧紧攥在手里,缓缓站了起来。

看到宁暖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,陈香皱了皱眉,轻蔑地开口:“别以为装可怜少爷就会放过你,他可说了,什么脏活累活都可以派给你。”

说话的时候,陈香咬牙切齿,这个***凭什么嫁给少爷,就算少爷毁容了,这个***也配不上他!

宁暖没接话,面无表情直接转身去洗手间换衣服,把陈香气得差点跳脚,这个***竟然敢无视她。

她看着宁暖的背影冷哼了一声,先让这个***得意一会,少爷一向习惯了她做的饭,等会感觉味道不对,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***!

陈香给的佣人服宁暖穿着有些紧,裙子的下摆很短,几乎是只要是动作幅度大一点就会露出小内内。

宁暖皱眉轻轻往下扯了扯,却收效甚微,只能穿着走了出去。

陈香早就等的不耐烦,看见自己特意找到最小号佣人服宁暖竟然穿上了,而且还将她傲人的身材彻底勾勒出来,眼里闪过妒火。

这个***,穿个制服都能勾引人!

“赶紧下去!”

到了厨房,陈香让宁暖做了好几份不同类型的早餐。

宁暖本来就有些头晕,在厨房里忙碌一个多小时之后,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,好几次差点支撑不住晕倒。

将早餐摆在桌上之后,管家推着厉庭琛来吃早饭。

厉宅的女佣在餐桌旁站好,随着轮椅声越来越近,所有人都低头大气不敢出,宁暖被挤到最后。

她抬头看了一下厉庭琛,白天光线充足,他脸上那些疤痕更加狰狞恐怖,宁暖吓得迅速低下了头。

厉庭琛冰冷的目光扫过去,看到那个明显有些不合群的身影,眼里闪过冷嘲,她倒是挺自觉,这就开始当起女佣了。

看到桌上好几份早餐,厉庭琛随意叉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咀嚼。

吃饭对他来说跟喝水一样索然无味,五年前出了那场车祸后,他的味觉就失灵了,吃什么都没有味道。

只是这件事,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。

突然,厉庭琛捏着刀叉的手猛地收紧,他竟然尝到了牛肉的香味!

以为是错觉,他重新吃了一块,不仅牛肉,其他的菜他都尝到了味道!

他放下餐具,双手交叉放在腿上,目光平静地看向旁边的女佣,语气喜怒难辨。

“今天的早餐是谁做的?”
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10-13 16:13:11
  • 作者:春见
    小说名:替嫁娇妻有点甜